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校友工作 >> 校友风采 >> 正文

 

一落面朝大海的"院"子

时间:2019/09/11  作者:​麓遇和风  点击:[]

那是六月的一天,深夜的空气还透着丝丝凉意。合上电脑、揉揉酸涩的眼睛,抬手一看已是凌晨。躺在沙发上抻了抻有些僵硬的后背,不自觉地琢磨起刚才翻看的资料。“呵”一声情不自禁的笑把迷迷糊糊的自己给“震”清醒了。

倦意全无的我没心再坐回电脑前,顺手摸起手机打开朋友圈。毕业季的这里还真比平时多了些人气儿,那些千年不现身的潜水者也都Po出了毕业照,附赠的几行文字无外乎是感谢所有的遇见、加油年轻的自己和你好未知的世界。我很认真地给每一条状态点赞、留言,祝福他们开启人生中的另一篇章。

关掉手机,心思还是起了波澜。突然有几分难过涌上心头,我搂着胖熊问:怎么和我有关的结束几乎都没有仪式感呢?黑夜里,歪着嘴的它像在嘲弄我说:谁让你总向往明天,最终却活成了后知后觉?

 

院门:一块木板

18岁的盛夏,第一次站在校门口,漫天寻觅竟没有找到学院门牌。同来报道的人指了指说:那儿呢,不写着师范学院嘛?

当年,一个被偶像剧里大学情节毒害的少女面对真实场景,都忘记自己是怎么走进校园的。但后来,当朋友戏谑这块白板时,我竟然用有些刻薄的话回击他的不礼貌。你看,有些人、有些事儿我可以吐槽,但不许你诟病。它本就不是为你而来,岂能容你随意践踏?

 

宿舍楼:ABCDE

老师的老师和老师住过的宿舍,之后也成了我的宿舍。灰不溜秋的水泥地、涂着蓝油漆的上下床、沟壑纵横的木头桌,哪一个搬出来都够见证历史兴衰的了。果然,校门口的白板只是个开始…

从202上下来,两栋像蜂巢一样的宿舍楼感觉特刺眼。聒噪的知了声声叫着夏天,烦闷的天气里这种白让我开始怀念以前的旧楼。

ABCD,江湖人称祖师爷楼。2019年,这里最终变成了大工地。满地的钢筋、摞高的水泥,刺耳的电钻声混合着劳动号子……每个人习惯找寻过去,不是因为变老了、爱回忆,只是我们终于成熟到能够接纳所有,无所谓喜恶。

这是师范学院“公主楼”,不知道曾经住在里面的姑娘们是否都实现了嫁给王子的公主梦。再或者,曾经公主变女王,独身的生活让我们身披铠甲、笑傲江湖。

绕过宿管阿姨,偷偷溜进宿舍楼。走到6楼,我却忘记了宿舍门牌号。但还好,我记得门锁的朝向。605,临海凭风的房间里看得见桃李年华。现如今,它又包裹着谁的年少无畏呢?

 

最多的聚餐在食堂

 

浏园,这么多年第一次想知道它名字的由来,可惜南来北往、匆匆忙忙,能说明白的最终也无法再亲身感受。留在记忆里的就是7毛一个的素馅儿包子和2元一杯的红枣豆浆。

 

实验楼:琴声四起

实验楼里最热闹的活动是什么?数学演算?化学检验?心理试验?No,都不是。最欢腾的当属学前系的琴房和舞蹈教室,用“歌舞升平”形容也不足为过。

上学的时候早早抢占琴房,一弹就是2、3个小时,结束的时候手指都酸痛。那年冬天因为久坐+阴冷,我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给自己搞成了肌腱炎。医生说,孩子别那么拼,再犯就要落下毛病了。年轻,就要醒着拼。不然,怎么成为自己的Hero呢?

现在实验楼里有钢琴室、美术室、音乐教室、舞蹈教室,据说还会有专门的手工教室、儿童行为观察室……越来越好的学习条件,希望更多人去做一个精于勤的学前人。

 

孔子像:考神护佑

高呼着“为人师表行为世范”,孔子是被师院学生高高供起的先祖。

上学的时候,一到期末每个人都像忙乱爪子的猫,左一把右一挠,不知道该从何下手。可就算火烧眉毛,也一定会有心大似窟窿的“闲”人。如果稍微留意一下,你一定会发现考试周的孔夫子脸蛋儿圆润了不少。又细又窄的雕像底座上一定还有他无福消受的水果、辣条和豆汁儿……

 

图书馆:紫藤书画廊

紫藤花开的时候,图书馆门前的爬山虎用心盘卷着石阶。2015年,我在朋友圈里记录下“西瓜,是夏天友好的召唤”;2016年,我在黄浦江边面向北方做着拥抱的姿势;2017年,紫藤花开、燕雀归来……

师院的图书馆不是很大,角度稍微一动,这三个大字就看不全了。上学时,除了压马路,干得最多的是泡图书馆。

在这里发生过最乌龙的事:入学一年多,我在图书馆使用的都是男厕所。直到有一天,当我和迎面走进厕所的男生撞了个满怀时,才开始思考图书馆是不是也有独立的女厕所。结果,我竟然在西边的楼梯口发现了它……

照片里穿白衣服的女孩叫程程,我和她是在图书馆认识的。我们面对面坐着,她拉开薯片桶上的易拉环,轻轻咀嚼着零食。我抬起头看了看,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。接着“咣当”一声,水杯掉在了地上。当我再次抬起头,她的脸上满是抱歉,然后晃了晃手里的薯片桶:学姐,你吃吗?

那天她盘着发髻、穿着连衣裙,皓齿朱唇的脸颊飞起了红云,那个样子不知道有多么美好。

 

操场:点不燃的卡路里

军训、体育课、跑步、说情话论人生,学院的操场功能多了去了。不过,结束了军训,我们的被子又成了一摊软骨头;上完了体育课,篮球依然投不进几个;咬牙跑完了5公里,看到“宫廷桃酥”,还是一口气干掉了三大块;说完情话、论完人生,擦擦眼泪,爬起来还是条好汉。

很多故事都是这样,在什么都懂、但什么都拎不清的时候发生了、经过了、结束了、继续着…

还能找到晒成煤球的自己吗?别笑,这就是我们18岁的样子。

军训结束后,我们坐在操场的看台侃大山。学姐告诉我们,明天就会认识郑航,她的心理学曾经有一半的人挂掉。

结果,第一堂课上完。我竟然喜欢上了这位面容姣好、衣着得体的老师。此后的每一节课、每一次考试,我都尽全力做到最好。

后来,她告诉我华东师范大学的学前和特教包含学术严谨、专业情怀、社会责任。于是,ECNU成为我离开师院后的第二个母校。

那天回学校才知道,郑老师一年前退休返沪了。我和她打了一个时间差,心里还是有些遗憾。不过,我想日后一定会再见的。到时候我要亲口告诉她,当年一番话让我做出了最好的决定。

 

青夏 青夏

春日繁花锦绣、夏风绿意清凉、秋月金橘飘香、冬夜飞雪缭绕。这里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都悄悄记录下发着光、散着热的过往。

时别四年,当26岁的我听到老师说“欢迎回家”时,当我忍不住思念偷偷跑回学校时,望着窗外郁郁葱葱的夏天,眼神掺杂着笑容揉碎在一泓清泉之中,没人知道这里面停留过多少努力。

这便是充满着浪漫气息的“院”子。一个二十分钟随意走完的小世界,一个执着着梦想、永远难忘的故乡。那你的心中是不是也有一个和Mars所说极其相似的地方呢?

论版图,也许它只是一隅之地;论排位,它无法与名校媲美,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。重要的是当听过风、等过雨,再次回到这里,你依然寻得到自我生发、自由开放的踪迹。

人们总是在毕业后才发现自己爱上了校园,所有情感好像都是在分别时才达到顶峰,而在此之前便是一整个青春。

关闭